即时新闻

柏佳骏:不想成为降级罪人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2019年08月14日        版次:A05    作者:李冰

     柏佳骏重新占据了主力位置 本版摄影 本报记者 陈嘉明

    

  柏佳骏也不知道,那段日子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

  从2012年租借到申花开始,柏佳骏已经习惯了每天训练然后周末打比赛的生活,所以到了2019年的这个3月,当他在第一场比赛中吃到红牌被罚下并且被俱乐部下放到预备队之后,一度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有些不真实起来。“就是你原来的节奏被打乱掉,整个人都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样才好的那种感觉。” 

  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李冰

  我怎么就成了“毒瘤”

  怎么就上了“黑名单”

  事实上,糟糕的感觉并没有随着柏佳骏的解禁复出烟消云散,几个月的时间里,申花队的教练从弗洛雷斯换成了韩国人崔康熙,身边的队友,也从瓜林罗梅罗换成了金信煜、沙拉维还有彭欣力、王永珀,曾经“转会”去了大连一方的周军,也重回申花担任俱乐部总经理,而他也在外界的种种猜测和质疑声中,经历了从进不了大名单到重新坐稳主力位置的跌宕起伏,但他却一直保持着沉默。“我这个人本来就不大爱说话,有些事情也不想去解释,随便人家怎么说吧,我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申花对7月1日主场对广州恒大的那场比赛,柏佳骏和曹 定是在虹口足球场的看台上看的,而在更早的一轮联赛中,他们也没有被主教练弗洛雷斯带到南京去,这当然也就意味着,作为曾经申花左翼的这对主力组合,已经不在西班牙主教练的战术体系当中了。

  柏佳骏清楚地记着那个闷热的晚上,那个0比3的比分,当然还有那种空有一身力气却无从使出的无奈,或许还有一些气愤,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主教练的“黑名单”,自己怎么就成了球迷口中的“毒瘤”。那场比赛开始前,柏佳骏跟曹 定还有另外几个朋友站在虹口足球场大厅出入口不远处的地方,十几米外的东江湾路上,来来往往的球迷当中,有眼尖的人看到了他们两个,喊着他们的名字让他们“加油”。柏佳骏挥了一下手表示感谢,回过头来对着曹 定来了一句:“你说,球迷现在是不是真的把咱们俩当‘毒瘤’了啊?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吗?我又做了什么啊?”

  因为首轮联赛的那张红牌,柏佳骏被下放到了预备队,而或许是受了好搭档停赛的影响,抑或是对弗洛雷斯的新阵型新打法不适应,曹 定的表现也一落千丈,以往犀利的突破不见了,漂亮的助攻不见了,而外界更加关注的,是他每每失误之后的急躁,以及防守时的失位,以及谁也说不清楚的比赛态度。这样的情形,一直到柏佳骏解禁复出,依然没有改善,毕竟在弗洛雷斯坚持主打的三中卫体系中,无论是他还是曹 定,都显得相当不适应。

  当外界坚持将曹柏与弗洛雷斯之间的关系“定性”为“对抗”时,他们两个能做的,就是在没有机会上场甚至进入大名单的情况下,自己给自己加练。“心里肯定觉得委屈啊,如果我们真的这么想也这么做了,那倒也算了,关键是我们什么都没做,最后却变成了毒瘤,球队赢不了球也全都是我们的罪过,这个你跟谁去说理啊?要说着急的话,更多的还是为球队着急,因为那段时间一直赢不了球,排名也一直在后面,反正那个时候我跟曹 定就是互相安慰互相鼓劲,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好好练,心态反倒放得很平,因为我们不光要为自己,更要对申花这支球队负责,我们不想成为申花降级的罪人。”

  都是对球不对人,没想伤害谁

  不凶一点狠一点,肯定没法踢

  一转眼,柏佳骏迎来了自己在申花的第八个赛季,这也不由得让他感叹,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刚来申花那会儿,我才二十岁出头,也习惯了大家叫我小柏,但是现在我已经成了老柏了,在队里时间比我长的,可能也就是曹 定和莫雷诺了。”

  一直到现在,柏佳骏都还记得自己代表申花队参加第一场比赛时的很多细节,对他来说,那些东西就像是刻在了他的脑子里,就像是昨天才刚刚发生过一样。“我们主场打国安,那场比赛是德罗巴第一次亮相,主教练巴蒂斯塔头一天就跟我说,第二天会让我首发。你要说一点都不紧张,那肯定是骗人的,那场比赛前一个晚上我根本就没睡着,就在那儿想第二天的比赛应该怎么踢,想着出了这样那样的状况怎么办,一边跟自己说要赶紧睡觉,要不然第二天状态会受影响,另一边眼睛却根本闭不上,毕竟我们那场比赛的对手是北京国安,又是我在申花的第一场比赛,心里有点慌也正常。不过我这个人有一点好,就是比赛之前可能会瞎想八想,但真的到了场上反倒放开了,因为你想再多也没有,踢就是了,谁怕谁啊?”

  也正是这样的性格,以及从小养成的习惯,让柏佳骏为自己赢得“拼命三郎”称号的同时,也因为过多的犯规和红黄牌,成为外界口诛笔伐的“恶人”。“从小我的个头就比别人矮,身体也没有同龄人强壮,再加上徐(根宝)指导一直让我跟比自己大一岁的年龄段的球员一起训练,如果再不凶一点狠一点,肯定没法踢,我身上的这股劲,也是从小就拼出来的。”如果说小时候球员身体上的差距还没那么大,踢中卫的柏佳骏在全运会上还能够盯死一米九几的高大中锋,但是到了中超赛场上,面对无论身体还是个人能力都高出一筹的外援前锋,身体不占优势的小柏,更加智能地用拼劲来弥补自身的不足,这也是他成了“恶人”的主要原因。“当然这里面也有我自身的原因,比如说在情绪控制方面做得还不够,有时候火气上来了就不管不顾,但是总体来讲,踢了这么多年球,我基本上都是对球不对人,没有想过要去伤害谁,但是在后卫这个位置上,有时候根本由不得你,我相信踢球的没谁想当恶人,但是真到了那个份儿上,该拼肯定还得拼上去。”

  早在2017赛季,柏佳骏就已经成为申花队“百场俱乐部”的成员,同样在那一年,俱乐部跟他续签了五年的工作合同,这也就意味着,小柏作为球员最好的这段年华,都将奉献给他身上的这件蓝色战袍,“我儿子现在也蛮喜欢踢球的,我跟曹 定说过,以后等我们老了,就坐到虹口足球场看台上,看孩子们为申花踢球,想想就开心。”

  ◇记者手记

  小个子的

  生存之道

  对于更加注重整体的防守来讲,年年从“零”开始的做法,无异于在做无用功,这也是申花队这么多年的防守一直没有形成有效体系的主要原因。一旦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后防队员的个人作用就被不断放大。

  文/李冰

  若干年前采访成耀东,聊到以他的身体条件,如何在极为注重身体的中后卫位置站稳脚跟并且踢出名堂时,这位做了教练之后同样以善于动脑子著称的小个子表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关键是看自己如何把握。“你比我高,我跳不过你,但是我可以先站到那个位置上,我让你跳不起来,就算跳起来也跳得不舒服,总而言之就是用我的长处去对付你的短处,否则怎么踢啊?”

  做球员的时候,成耀东也没少犯规和吃牌,他之所以直接从球场坐进教练席,正是源于他在赛场上吃到的一张红牌。可以肯定的是,在“高”者如林的中超赛场,像成耀东和柏佳骏这种类型的球员的生存空间并不算大,更不要说每场比赛都要跟对方阵中的外援前锋贴身肉搏的后卫了,犯规甚至吃牌,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了。

  作为后卫,柏佳骏先天上的劣势摆在那里,只要是起高球,任何对手都会把申花左路作为重点攻击目标,而一旦在争顶中被对手压制,小柏所在的区域就会成为“高危地带”;然而同样作为后卫,柏佳骏的回追速度以及有效补位,每每会让他成为对方进攻的“终结者”,成为后防线上扫荡能力最强的“机动部队”;再加上左边路的犀利助攻,以及与曹 定多年在一起踢球形成的默契,让柏佳骏的优点和缺点同样鲜明,让球迷“又爱又恨”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了。

  从甲A到中超,申花从来都不是一支以防守见长的球队,尤其是从2010赛季开始,申花基本上都处于每年换一个甚至几个主教练的节奏当中,球队的攻防体系也被不断地推倒和重建。相比之下,进攻的问题可以凭借球员的个人能力以及临场发挥,就像有了金信煜之后,申花一下子打开了“高空轰炸”的战术,原本被视为简单粗暴的传中,变成了行之有效的“杀招”。

  但是对于更加注重整体的防守来讲,年年从“零”开始的做法,无异于在做无用功,这也是申花队这么多年的防守一直没有形成有效体系的主要原因。一旦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后防队员的个人作用就被不断放大,无论后卫还是门将,一旦出现失误,都会成为替整条防线“背锅”的那一个。

  此前的不少比赛中,因为左边后卫位置上无人可用,柏佳骏都是带伤坚持出战的,哪怕他的心里很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很有可能会对他的职业生涯造成影响,但是在球队需要他的时候,他只能义无反顾地选择顶上去,毕竟对这个个子不高但“战斗指数”却能“爆表”的球员来讲,没有什么可以比赢球更让他在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