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数字报-书桌上的《资本论》和国际象棋
A18:伏尔加之波
     
本版列表新闻
~~~——喀山探访青年列宁足迹
~~~——喀山探访青年列宁足迹
     
2018年07月11日 星期三 放大 缩小 默认   
书桌上的《资本论》和国际象棋
——喀山探访青年列宁足迹
金雷
列宁卧室及书桌上的《资本论》
国际象棋 本版图片 金雷 摄
■ 列宁塑像
■ 乌里扬诺夫列宁大街上的列宁故居
  俄罗斯世界杯的主办地之一喀山,也是记载着伟人成长足迹的圣地。在足球热潮吞没大街小巷之际,走入这里静静流淌的历史之河,是另一种难得的体验。

  喀山,对列宁意味着什么?和他的挚友高尔基不同,后者在这座城市开始谋生,又在成名后回到这里,把喀山称作历练人生的“我的大学”,喀山对列宁而言,是温暖的家庭亲情,也是激昂的革命序曲;是轻快的,又是厚重的;是活泼的,又是严肃的。他从伏尔加河中游的这座古城起航,调校坐标,寻找到人生的航向。

  厨房后门的卧室

  城市中部的乌里扬诺夫列宁大街,从路口往前数,第四栋,正是列宁的故居,一座小院里的红漆木房子。在这栋屋子居住时,列宁还是叫做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的一个青年。但即使在这样一个年纪,你仍能从房子里保存的丝丝细节,发现伟人的与众不同。

  母亲玛利亚和列宁的两个姊妹以及弟弟迪米特里的卧室都在楼上,唯独列宁的,在底楼厨房后面。那是一个低矮、逼仄的小房间,却正是他想要的。每到冬夜,与志同道合的同学、朋友聚会后,列宁披着星光回到家里,从厨房的后门进入,不影响其他人休息,包括在楼道下面卧房里的奶奶。进了房间,把学校的呢大衣脱下,拧开台灯,列宁坐在书桌前,可以继续阅读马克思的《资本论》。

  随母亲搬到这里居住时,列宁已经失去了挚爱的父亲乌里扬诺夫和哥哥亚历山大。后者是这个家庭里最早投身革命的,却惨遭沙皇处死。父亲比哥哥早一年离开人世。但在这栋屋子的生活,列宁依旧享有足够的温暖。

  二楼的客厅里,靠窗摆放着钢琴,椅子旁是瑞士挂钟,墙角有十九世纪后叶当地家庭常备的荷兰壁炉。妈妈总带着孩子在这里看书、听音乐,这位医生的女儿虽然没有进过学堂,但自学了德语、法语和英语,在文学方面有较高造诣。1887年,列宁考取喀山帝国大学(现为喀山大学)法律系,他在家里待的时间更少了,有时回来,就拉着弟弟迪米特里在他底楼的卧室里下棋,挨着冬天炉火的余温,兄弟俩可以待上一整晚。这是青年列宁在家里最闲适的时光。

  讨论棋局的书信

  那段时期的列宁,思维活跃、兴趣广泛。他喜欢看戏,经常和同学、朋友一起去喀山的剧院,《浮士德》、《红衣主教的女儿》都是他喜爱的剧目。他还热衷阅读普希金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诗歌和戏剧,并与同学交流热烈。列宁同样有自己的运动爱好——下棋。他经常去当地的象棋(国际象棋)俱乐部找人对弈。甚至,嫌这样还不解渴,他还主动联系那些棋艺高超的棋手,寻找对弈机会。比如当地著名的律师、也是远近闻名的棋手尼古拉耶维奇·哈丁,列宁就找过他切磋,甚至,两人还通过书信来往下棋。对这项运动,青年列宁是多么痴迷。

  屋里陈列的文物中,你可以看到列宁与哈丁等棋友的亲笔通信,信里有大量关于棋局的讨论,他与哈丁以及后来更多棋手的交往,都未中断。在这里,列宁培养了终身的运动爱好。如果你去看看列宁后来的影像,就会知道,那副摆在卧室墙头的棋子,伴随伟人惊涛骇浪的一生,成为他最亲密的伙伴。

  还原的各种物品

  一百多年后,这栋房子静静地躺在原来的大街上,街对面,是崭新的五层楼现代公寓。中学教师乌里扬诺夫当初购置地皮时,一定没有想到,这里会成为每年吸引几万名游客的历史圣地。这个月里,更多是挂着世界杯球迷证件的游客络绎不绝。院子里,高高的椴树为游客遮蔽了烈日,在地下室改建的咖啡厅坐一会,或者走到屋外,围着这栋红漆木头房转一圈,仍有再进去参观的强烈意愿。

  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广袤又粗犷的国度,对历史的珍视却值得惊讶。这里现在称作“列宁博物馆”,工作人员娜斯佳告诉记者,最初这里是两栋紧挨着的木屋,属于典型的喀山当地农庄风格,后来,其中的主屋毁了,但次屋被精心保存下来,许多生活设施和用品得到还原。屋子里,除了列宁穿过的校服、中学毕业照、读过的书籍、做过的笔记,还有他组建的“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开会时使用的椅子、桌子和原版缩小的油印机。当然,别忘了去看看厨房后门他的卧房里,书桌上的《资本论》,外公留给他的琉璃瓦煤油灯和玻璃墨水瓶,以及,那副他最爱的象棋。这里,还保存了列宁父母和外公的照片,他们使用过的物品,父亲乌里扬诺夫获得过的勋章,外公在喀山附近村庄行医的记录,从中,你可以真切了解到,是一个怎样的家庭,培育出了思想开放、思维活跃,又爱好众多的青年列宁,为他走向革命之路做了铺垫。

  在喀山帝国大学(现为喀山大学)法律系短短3个月的学生生涯,列宁奏响了革命序曲。他和同学组建了“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而这在当时是被学校禁止的。1887年10月4日的学生代表大会,与会的列宁发起了争取学生权利的抗争。他很快因此入狱,被流放至喀山市几十公里外的村庄。尽管曾写信给当局要求恢复自己在大学学习的权利,他却未能再回到这栋红色木头房子里。

  随后的人生,列宁将精彩留给了别处。  

  特派记者 金雷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01版:一版要闻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要闻
   第A04版:要闻
   第A05版:要闻
   第A06版:要闻
   第A07版:要闻
   第A08版:上海新闻
   第A09版:综合新闻
   第A10版:中国新闻
   第A11版:广告
   第A12版:国际新闻
   第A13版:广告
   第A14版:文体新闻
   第A15版:文体新闻/文娱
   第A16版:伏尔加之波
   第A17版:伏尔加之波
   第A18版:伏尔加之波
   第A19版:伏尔加之波
   第A20版:夜光杯
   第A21版:夜光杯
   第A22版:汽车周刊
   第A23版:汽车周刊/车界车市·专题
   第A24版:蓝天下的至爱
   第A25版:新民健康/健康+
   第A26版:医技/新民健康
   第A27版:新民健康/互动
   第A28版:广告
书桌上的《资本论》和国际象棋
广告
新民晚报伏尔加之波A18书桌上的《资本论》和国际象棋 2018-07-11 2 2018年07月11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