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0:体育/文体新闻
     
本版列表新闻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拳拳之心
江砚
  ◆ 江砚

  按中国传统,得享高寿的人离去,叫喜丧。大年初二,有一位90岁的老人静静地走了。他,就是中国足坛名宿方纫秋先生。

  即使有喜丧的说法,在春节里,方纫秋的家人仍然没有惊动大家。三天之后,方纫秋的夫人张蓓等六名亲人举行了简单的告别会,送别了老人。

  也许,年轻球迷不太知道方纫秋其人其事了。但是,他为中国足球,尤其是上海足球作出的突出贡献,值得铭记。

  余生也晚,没有机会看到方纫秋在国家队踢球的身姿,也不了解他执教国家队的战况。但是,当我刚刚喜欢上足球,就知道方纫秋。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方纫秋临危受命,只花一年,就带着降级的上海队打回甲级,又在第五届全运会上率队夺冠。上海队在全运会上那几场回肠荡气的胜利,以及细腻优雅的球风,令人回味无穷。

  后来,我在复旦大学读书时,跟方纫秋有过几次近距离接触,那是因为我和几个同学办了一个小报,叫《复旦足球》。我们请方纫秋、王后军、秦国荣、柳海光等人来学校讲足球,同学们把3108大教室挤满。

  方纫秋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条:其一,是他儒雅的气质,如学者一般。说起足球,他娓娓道来,逻辑清晰,深入浅出,亦如教授讲课一般。难怪他带出了一批“用脑子踢球”的弟子;其二,是他说起中国足球时的忧郁眼神。这个眼神,30多年过去,我难以忘怀。那里透出的,是深爱中国足球事业的拳拳之心。

  30多年来,中国足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甲A而中超,职业化改革巨浪滚滚,从教练到球员,收入暴涨不知几何。踢球收入高,并不是坏事。但如果踢球只是为了挣钱,那境界总是低了。

  方纫秋先生走了。我们恭送他远行,在心里感谢他的付出和贡献。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足球人,有那样一份拳拳之心。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01版:一版要闻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要闻
   第A04版:上海新闻
   第A05版:郊野大地新春走基层·特别报道
   第A06版:新视界
   第A07版:新视界
   第A08版:国际新闻
   第A09版:文体新闻
   第A10版:体育/文体新闻
   第A11版:夜上海
   第A12版:夜光杯
   第A13版:夜光杯
   第A14版:军界瞭望
   第A15版:军界瞭望
   第A16版:康健园
   第ZF01版:中缝4-13
一生足球缘 谢幕成追忆
拳拳之心
切尔西的士气丢到哪了
新民晚报体育/文体新闻A10拳拳之心 2019-02-11 2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