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3:夜光杯
     
本版列表新闻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呦呦鹿鸣 食野之苹
徐策
  徐策

  “除夕”那天,我们一家三口从大阪府出发,坐了一个小时的列车来到奈良车站。一下车,满眼是木结构的圆柱和斗拱大梁,质朴而又充满宫廷大殿的意味,使人一下子就嗅到了古都作为日本历史和文化发祥地之一的幽幽气息。然而,奈良更驰名和诱人的却是满街跑跳、与人和谐共处的野生鹿群,以及由此生发的鹿文化。

  因为初次到访,慕名而来,情况不甚明了,见了公共汽车站有招揽人的“一票通”,价格每张500日元,赶紧买。这“一票通”虽然可以随意上下车,但是如果只想看奈良公园及周边的鹿群外加几个景点,这样的套票并不合算。时间还早,可能鹿先生、鹿女士和鹿宝宝们还没“上班”吧?我们便直奔唐招提寺,拜谒一下唐代东渡扶桑、受到当地景仰的鉴真大和尚,那里的大唐庙宇建筑风格纯正,非常耐看。一个多小时后,乘上公共汽车,车开着开着,看见窗外远处和游人共处鹿们了,心里“咯噔”一下想:“它们到处溜达,马路上汽车很多,危不危险啊?”不久才知道,这里人是客,鹿是主人。马路上有很多交通警示牌,都是所有车辆要注意,礼让鹿大爷先过。据说,一旦发生撞伤事故,不论谁撞谁,车主一概都要受罚。自然,罚金会交给负责保护事宜的“奈良の鹿爱护会”。

  若草山的远影,映衬在草地和树林之中。鹿群散落在冬日青草地上,且行且走,载歌载舞。它们飘逸、优美、恬静、温和,追逐可心食物时,又奔又跳,跑得飞快,但身姿优雅曼妙,故而说它们是绿茵上的精灵也不为过。这里的鹿儿被称作“神的使者的后代”。早在西元710年迁都奈良,据说当时藤原氏守护神就是骑着白鹿迁移到这里的,那是一只后脚有白毛的鹿,堪称奈良鹿的祖先。鹿们繁衍至今,已经有 1300 多年。据前年的权威统计数据,截至那时,奈良公园、东大寺、若草山及春日大社鹿苑共有1498只鹿。这些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鹿们,肯定不可能对其叫一声:“立正!报数!”然后,应声报出。天晓得,它们是怎么被精确统计出来的呢?

  一早上游览下来早已经饿了,匆匆点了日式料理。从货柜上有个大鹿角的料理店往外看,路旁一溜小店铺、吃食摊,游人如织,中间夹杂的鹿儿们,或静如处子,或摇头晃脑,萌萌的样子。天一直阴沉沉的,这会儿突然阳光乍现,我赶紧跑出去拍照。紧挨着大草坪,吃食摊后有一只扔废物的塑料篓子。猛见得,有几只大鹿在那里的废物堆里抢食,并且“咵哧咵哧”一番咀嚼,竟然把一个纸饭盒、几份导览图吃在嘴里,吞进肚里!我忙“啊呀”了一声,伸手从鹿嘴里抓住未被啃掉的一部分,使劲往外拽。然而,大鹿把眼睛一瞪,跟着鹿脑袋一耸,就朝我撞来,幸好脑袋上无鹿角,同时我也放了手,后退两步。呵呵,这家伙就是这样迎接我们的。

  太太和女儿买了鹿仙贝走过来还没站稳当,就被好几只鹿围上了。这鹿儿倒是都很懂礼貌之道,会冲着你鞠躬行礼。不过,这些“吃货”大多很性急,不等人喂它,早已张开湿漉漉的嘴在“咬”了,或者手上衣服上,或者肚子上大腿上……别忘了,这些看似温顺可爱的家伙其实都是野生动物,它们只对鹿仙贝感兴趣。如果你用食物撩它,却不给它吃,把它惹火了,说不定会咬人、踢人呢。因为咬伤人,有的鹿被称为“鹿匪”。

  我太太、女儿一次次买来的鹿仙贝,一次次地被它们热情地一扫而光。见萌宠吃得这样嗨,太太不禁突发奇想,要亲自尝一尝,这鹿仙贝到底是怎么个美味?女儿连忙大喝一声:“不行,不可以吃的!”这种150日元一卷的鹿仙贝是为鹿特制的薄片饼干,含有无糖无油的米糠和小麦粉等。太太、女儿喂鹿的动作可能慢了一些,手上、衣服上留下了鹿嘴温柔的吻和湿漉漉的口水。太太的大衣有个“八脚钮”扣子也被扯开了。

  《诗经》有“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名句。《红楼梦》里,作者也多次拿鹿这个梗大做文章。可见,鹿在中国人的生活中也有一席之地。而这些,我们的奈良之行是真切感受到了。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A01版:一版要闻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要闻
   第A04版:上海新闻
   第A05版:郊野大地新春走基层·特别报道
   第A06版:新视界
   第A07版:新视界
   第A08版:国际新闻
   第A09版:文体新闻
   第A10版:体育/文体新闻
   第A11版:夜上海
   第A12版:夜光杯
   第A13版:夜光杯
   第A14版:军界瞭望
   第A15版:军界瞭望
   第A16版:康健园
   第ZF01版:中缝4-13
呦呦鹿鸣 食野之苹
玲珑的清淡
八宝饭里有“三笑”
年这个小怪兽
雪地恋歌(摄影)
水仙的岁时记
新民晚报夜光杯A13呦呦鹿鸣 食野之苹 2019-02-11 2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