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3:夜光杯
     
本版列表新闻
     
2018年06月13日 星期三 放大 缩小 默认   
行走阿尔巴尼亚
陆海光
  陆海光

  翻开欧洲版图,在东南部的亚得里亚海、爱琴海和黑海之间有一片葡萄状的土地,这就是巴尔干半岛。从旅游的概念来说,巴尔干半岛有10个国家,但真正有旅游价值的应该不足5个国家。

  今年春节刚过完,我们这个全都由好友组成的“独立团”便早早设计规划了旅行路线。旅行社在确定路线前,曾建议我们别去阿尔巴尼亚,那里没什么美景可看。但我们这代人对阿尔巴尼亚有着太多的记忆,对今日的阿尔巴尼亚又有一种“探秘感”,最后决定还是把阿尔巴尼亚保留在旅行路线里。

  阿尔巴尼亚曾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我国誉为“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我国对阿尔巴尼亚进行了无私的援助,阿尔巴尼亚国家领导人恩维尔·霍查,谢胡,国防部长巴卢库我们耳熟能详,还有电影《第八个是铜像》等等。

  六十年代初,中国也很穷。就拿抽烟来说,经济条件差的抽廉价的“勇士”“大联珠”牌香烟;经济条件好一点的抽“飞马”牌“大前门”牌香烟,“中华”牌香烟则是有钱人和“贵族”抽的烟。那时,进口商品都要到南京路上的华侨商店去买,而且得用华侨券。华侨商店门口有许多贩卖华侨券的“打桩模子”。但在当时的上海市场上有两样东西是敞开供应的:伊拉克蜜枣和7分钱一包的阿尔巴尼亚香烟。我父亲当年抽烟。他原以为“明灯国家”的香烟一定不错。于是买了一包试抽。不料,散发出来的烟味很难闻。那时,我上高小,闻到父亲抽阿尔巴尼亚牌的香烟,觉得那烟味臭而刺鼻,总躲得远远的,或叫父亲去房间外的共用阳台上抽。父亲说,我这包抽完再也不会去买。自那以后,父亲烟抽得很少,而且到他去世前,他只抽“大前门”牌的香烟。我至今不染烟,大概也“归功”于对阿尔巴尼亚香烟味的逆反心理。

  在去萨拉热窝和阿尔巴尼亚的路上,导游为我们精心准备了当年我们曾观看过的电影《宁死不屈》和前南斯拉夫影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电影里的台词我们都能背得出,电影里的插曲我们都能一起哼。

  勾起当年的回忆,对我们这代人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阿尔巴尼亚被誉为山鹰之国。山多矿藏丰富,但今天的阿尔巴尼亚经济发展缓慢,属巴尔干半岛中的穷国,人均工资约300欧元。我们在巴尔干半岛沿海走了五六个国家,阿尔巴尼亚的冰淇淋是最便宜的,其他国家2欧元的一个冰淇淋,在阿尔巴尼亚只有0.20欧元一个。导游抢着要请客大家尝阿尔巴尼亚冰淇淋。

  阿尔巴尼亚的青年大概受益于霍查时代老人的影响,对中国人都特别友好。阿尔巴尼亚的姑娘认为中国是发达国家,因为她们买的服装和日用品都来自中国。他们也很愿意与中国游客合影。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广场,我见到两位执勤的民警,向他们提出合影要求时,他们欣然接受。

  团友们见机,迅速用手机抓拍了我与啤酒肚男警和地拉那美女警察的合影照。